逝去的年华

逝去的年华

  我们在一个个夏季擦肩而过,身上带入鼻息的陌生 都不会知道我们会在那年那月再相逢取而代之的是熟悉相视一笑,也许我们原本都是轨迹上不变的恒星只是亿万年前我们打了个游戏的赌,天空繁星我们在华丽的流星雨中坠落,各自飘零 。

 

斯年,天空微雨,浸润屋檐,哗哗雨滴滑落,汇成水洼。年幼的我们调皮撑着誮伞在水洼中溅起水华直至一身泥泞,放错后我们逃离,映上一排排离乱的脚印飘荡中银铃般的笑声环绕。那时我们彼此都是陌生的,谈及童年时我们都是笑着的,尽管我们的童年是那么的不相识但总会百转千折联想当时再将自己加入拼凑成嘴角微微一笑的白痴面容,那段时光真的是单纯的无理取闹到想念的我们许是向时光老人都借了段最美的时光吧,以至于怀念都象最初心的模样。 

  

如今我们似乎耗尽了那段时光,开始变成沙漠里不变的尘埃。现在应是南风过境,花开满城,伸手在树下便会接起一片片沉落的叶子。地上一地枯黄,树上一派新生,在这个更替的季节里,即使叶子生命力再顽强挺过冬季,挨过风雨,最终总会被新生的叶子所替代,落叶归根。

 

南方的祥宁,永远一派静谧美好的样子,人永远衣冠楚楚的向上天哀求着福赐众生。花时满河城,戈壁吹卷尘。雷声催入耳,不过一曲清音。

莆田学院工艺美术学院

(2018-10-31 08:14:57